忍者ブログ
 
 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死神と少女 応援中!


喜愛讀書的少女和作家的兄長相依為命,鎮上有座時間早已停滯的鐘塔,有天,少女在那裏遇見了身穿白衣的異國青年。他失去了記憶,卻向少女自稱他就是『死神』...

如此這般很像小說的冒頭,其實這遊戲也的確是由故事組成各章節,讓人讀來實在不像在玩遊戲,算是蠻嶄新的設計。
它完全屏除了玩家本身的參與,從頭到尾都是被放在讀者的預設立場上,雖然故事蠻有趣的,作為讀者可以讀得很盡興,但是做為一個玩家來說,反倒有種敬謝不敏的感覺。
文章的構成和用詞遣句都非常優美,安靜緩慢地鋪展整個世界,搭配上音樂和富異國風情的街道場景,讓讀者很容易就能體會書中獨特的世界觀。
每個選項自動存檔的系統我是第一次看見,蠻方便的。既讀SKIP是L,強制SKIP是R,這設置常常會發生不小心壓到要重新倒回去讀的慘案。

官方推薦順序是按照章節的日生光→桐島七葵→遠野十夜→蒼
據說不按照這順序就會被捏的體無完膚痛不欲生,這倒是再度深刻體現了『死神と少女』就是一本書的特點。

以下劇情攻略感想慎入


●1章 「籠の鳥」
少女在鐘塔下與失去記憶的死神相遇,並為他取了和他相同眸色的名字。
同時她也遇見了另一名失去記憶的女孩太宰ともゑ(cv.庄司宇芽香),和蒼不同,她遺失的只有高二那年的記憶。儘管如此,ともゑ還是一有機會就跑去鐘塔下,她總覺得那裡和她遺失的記憶息息相關。
原本以為兩人從此再無交集,少女卻無端被發狂的ともゑ給襲擊。原來ともゑ高二那年曾與老師相戀,但是老師已經有論及婚嫁的戀人了,絕望的他們決定要一起私奔,但是到了約定那天老師卻沒有來。遭到背叛的ともゑ傷心欲絕的跳樓自殺,醒來之後就不記得那一年發生的所有事了。而少女長得很像老師的未婚妻,同樣都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,於是被精神錯亂的ともゑ視為復仇的對象。
但是少女知道真相後,對ともゑ十分鄙視的說:「搶人家的東西什麼的實在太骯髒了」
這句話應該給所有的讀者一個下馬威,和一般乙女遊戲裡盡量偏向一般性格的主角不同,本作的少女個性十分偏激,自認品行高潔,出淤泥而不染,對於不符合她價值觀的事物往往不屑一顧,斥為下賤。
在千代的幫忙下,得知當年老師並沒有背叛ともゑ,他的確是有趕去約定的地方,只是中途出車禍身亡。
遺忘了一切的ともゑ也無從查找老師的消息,就這樣直到現在終於想起,其實老師並沒有背叛她,反而是由於自己不相信對方的愛,憤恨痛苦了這麼久,既然真相是如此不堪,還不如不要想起來。ともゑ懊悔地痛哭不已,被趕來的姐姐帶走了。
不過事後發現ともゑ是獨生女,並沒有姊姊...故事明明不是發生在七月半,那個姊姊到底是誰啊好恐怖

活在美麗的牢籠中不知人間疾苦的小鳥,總是夢想著窗外廣闊的天空,哀嘆自己的無能為力。
雖然曾經有窗外的鳥兒提議要帶牠出走,最後卻也沒有來履行約定。
籠中鳥至今依舊待在籠子裡,說著「好想要出去啊。」
哥哥說故事有續集,可是卻沒告訴讀者續集內容是什麼,也許是當作後面章節的伏筆吧。


●2章 「ユメミルセカイ」
少女遇見了從哥哥所撰寫的童話『ユメミルセカイ』裡走出的主角ルイス(CV.三浦祥朗),他希望可以找到作者遠野十夜,請他改寫故事的結局。
平凡的獵人ルイス一直夢想著書裡的世界,成為勇者,打敗邪惡的魔王最後獲得幸福的人生。
有一天,在他的面前出現了身穿黑色禮服的少女ローザ,她帶著他穿越薔薇園,經歷各式各樣的冒險,最後來到城堡外。只要打倒住在城堡裡無惡不作的女王就可以拯救村民,但是城中卻空無一人。ルイス穿上了華麗的服裝,頭戴閃耀的王冠,當他正想要告訴村民根本就沒有邪惡的女王,大家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時候,卻在下一秒鐘陡然地摔進海裡。
黑色禮服的少女站在岸上望著他。ルイス露出了笑容,沉進深深的海底。
青年夢想著可以成為書裡的ルイス,脫離平凡的生活,到異世界冒險。他來到遠方的小鎮,像ルイス一樣體驗不熟悉的種種,最後追隨他一起沉入海中。戲落幕了,青年回到了現實裡。對於希望自己特別、希望自己是「主角」的青年,少女說,因為是自己的人生所以自己就是主角,不過對方嗤之以鼻。
這裡很不可思議,要是沒有「讀者」的觀察,「主角」的存在就無法成立。因為身為「主角」的少女這樣說,所以身為「讀者」的青年嗤之以鼻,這樣關係性的轉變有點暗諷在裡面,非常有趣。

獵人C在樹下撿到了他借給ルイス的書『ユメミルセカイ』。
他曾經和ルイス有過相同的夢想。
但是,「夢想」一旦實現了就會變成「現實」而結束,所以他寧可就這樣一輩子作夢。
ルイス的夢想實現了,最後葬送在深深的海底,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露出了滿足的微笑。
因為他再也不需要醒來了。


●3章 「I am a cat.」
少女在街上遇到了穿著貓咪玩偶裝發傳單或氣球的ヴィルヘルム(CV.森田成一),他自稱是少女鄰座同學夏目悠希(CV.三瓶由布子)的好朋友,希望少女能告訴他夏目在學校的生活怎麼樣。
對於這個要求少女感到十分尷尬,在學校裡少女不只一次遭到夏目的冷嘲熱諷,他彷彿看透了少女所有的劣根性,犀利的直指少女雖然嘴上常道歉,心裡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過錯,只是將自己塑造成不幸的被害者形象而已。
夏目對少女的嫌惡是顯而易見的,但是由於少女一直不知道這份嫌惡是從何而來,所以並不會特別也討厭夏目。
ヴィルヘルム在少女與其他人的幫忙下混進了學校,夏目卻因為長期打工過勞而昏倒了。在保健室裡,ヴィルヘルム娓娓道出由於夏目爸爸的公司被惡性併吞,所以他們家現在非常的窮困,夏目不得已靠著半工半讀來支撐家計與學費。
少女向ヴィルヘルム坦承,惡性併吞夏目公司的正是自己的爸爸。ヴィルヘルム氣憤不已,認為都是少女的錯,不但惡毒的羞辱她,還說她一點都不了解夏目的艱辛。但是少女的好友宮沢夏帆(CV.野中藍)卻在一旁聽得非常生氣,父母的事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,少女何其無辜,至少她深深為自己的出身感到困擾這件事夏帆是知道的。
無話反駁的ヴィルヘルム惱羞的破窗逃走,夏目醒來卻說根本不記得認識這個人,他會昏倒除了打工以外,還有他到處在找一個破舊的貓咪玩偶。有天家裡遭了小偷,除了那個玩偶之外什麼都沒拿。但是那玩偶對夏目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寶物,所以他一直拼命地找。
此時少女想起了前幾天在路上撿到的貓咪玩偶,就跟夏目描述得一模一樣。只是沒想到他們趕到少女家,哥哥卻說已經有個穿貓咪布偶裝的人將那娃娃領走了。眾人再度追趕ヴィルヘルム而去,終於在鐘樓下逮到他。
ヴィルヘルム對夏目說,像玩偶這種又不能動又不能說話更別提能有什麼幫助,怎麼能當夏目的朋友。但是夏目卻回他,就算它又不能動又不能說話根本沒辦法提供幫助也沒關係,只要有它在就夠了,也是有這種形式的朋友。
ヴィルヘルム聽了之後不知為何感到十分滿足,暢快的逃走之後就再也沒出現了。

本章的主題是友情。就像ヴィルヘルム願意為夏目出生入死,少女身邊也一樣有願意為她生氣為她哭泣的朋友存在。這種友情是單向的,他們不要求回饋,只希望喜歡的朋友能夠過得幸福快樂。
幸福這個關鍵字在這章節裡也多次出現,ヴィルヘルム覺得少女家裡很有錢不愁吃穿所以她很「幸福」,他看到夏目生存的這麼辛苦,因此覺得他很「不幸」。但是其實正好相反,少女始終哀怨自己的出身,她不覺得自己幸福。夏目雖然家道中落,但因為他很重視家人,全家團結一起守護彼此,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不幸。
另外也有討論到少女與蒼的關係,他們之間並不符合蒼目前所知的關於友情的任何定義,至少蒼是這麼認為,並不是一直在一起就是朋友。我覺得主要是喜不喜歡有沒有好意的問題?依照上面來看,單方面的喜歡、單方面的友情是存在的,朋友關係不一定是對等的。「我」因為喜歡對方想為對方做點事,對「我」而言對方是朋友,這只是這樣。

貓咪玩偶ヴィルヘルム獨自在櫥窗裡,旁邊的娃娃都很快地被買走了,但是一直沒有人看到它。
有一天,終於有個小孩成為它的主人。小孩非常喜歡它,總是跟它形影不離。
隨著歲月增長,ヴィルヘルム坐在窗邊,看著小孩逐漸長大,因為家逢變故,變成總是習慣假笑,隱藏自己感情的彆扭少年。
有天少年的姐姐出了車禍,沒有危及性命,但是需要住院。這時候一向愛逞強的少年卻抱著ヴィルヘルム哭了。
ヴィルヘルム第一次覺得自己很沒用,它想要可以說話,也想要有可以活動的四肢,它想要幫助少年。
就在這時候,奇蹟發生了!ヴィルヘルム擁有了可以活動的四肢,體型也變的巨大,也可以講話了!
它想它終於可以對少年有所幫助,便把什麼都辦不到的自己的本體帶走。它去打工,偷偷潛入家裡幫少年收拾整理並作菜,但是它卻發現少年最需要的根本不是這些,他竟然只要有它在身邊就夠了。
於是ヴィルヘルム又變回了不會講話不會動的小布偶,但是它覺得心滿意足,這就是它所能做到最能守護少年的方式。


●日生光 (CV.鈴木達央)
少女答應了和日生學長交往,雖然她不太知道喜歡是哪種感覺,但是也不覺得討厭。於是當天晚上少女就被學長吃乾抹盡了...SHOCK
這邊的少女總讓我想起森茉莉筆下的藻蘿。她確實是純真無垢不食人間煙火的大小姐,和她母親是妓女什麼的沒有關係,從少女和哥哥的互動也很明顯看得出,她不受人世間常理的規範所束縛,一切都只是隨心而已。
公主被魔女囚禁在塔上,直到有天有個王子爬上了高塔,救出了被關在裡面的公主,終於有個幸福快樂的結局。
日生家裡有個嚴厲的祖母,當年他的父親和有異國血統的母親,因為得不到她的承認只好私奔,直到他們出車禍過世後,日生才被接回家裡。因此從小日生就在祖母嚴格的要求下成長,毫無自由可言。少女看見了學長脆弱壓抑的一面,於是自翎為王子,希望能將學長從家族束縛的高塔中救出。
就在這時候,學長告訴少女,之前少女的父親給她相親的資料,她連看都沒有看就扔掉了,那個對象正是他,因為他不想靠這種手段得到少女,才一直沒有說。少女喜出望外,儘管因利益關係的聯姻一向為她所不齒,但是如果對象是學長,她願意為了他繼承最討厭的「遠野」家。
少女領會了愛,從不知人事的嬌弱少女成長到可以與戀人相互扶持,她想她可以就這麼一輩子走在他身邊,一切的幸福都像是理所當然。少女曾多次撞見學長與一位充滿濃濃香水味的女孩舉止親密,兩人因稱有要事要談,少女獨自回家,發現一個人竟然是如此寂寞。
晚上,學長來到少女家,突如其來地對她說起了故事的後續,若是爬上高塔的其實不是王子而是犯罪者怎麼辦呢?少女回他,不管真相是如何,對公主來說王子就是王子。得到回答後學長滿足地笑了,最後告訴少女一個關於不斷說謊的少年的故事。
少年不斷地說謊,透過謊言得到了金錢、地位,所有想要的東西,卻在被人戳破時才注意到謊言有多傷人。但是少年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,要讓他得到幸福的方法只有一個,那就是繼續說謊。
隔天,日生學長從少女的眼前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自稱真正的日生光,他曾經與少女在咖啡廳見過面,當時被強迫相親的少女鬱鬱寡歡,他問她,願不願意跟他一起走。
少女所熟知的日生學長是假的,他趁著真正的日生光受不了嚴格的家規離家時,維妙維肖地扮演了日生祖母心中理想的樣子,兩年來竟無人懷疑。直到真正的日生光終於發現了破綻,才回到這個家來。少女問他是否願意帶她遠走高飛,真的日生光說願意,但是少女卻像是自嘲那般大笑了起來,他不是他,她的日生學長是絕對不會承諾要帶她一起離開的。
少女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,遇見了那個有著濃烈香味的女孩,她告訴少女,她要找的人在碼頭。
她的學長一開始接近她是為了「遠野」家的地位,他需要強勁的後台來讓他的謊言更加完美。只是隨著相處,他終究還是為美麗的少女所蠱惑,深深愛上了她。在層層包裹的謊言之中,明明只有他對她的愛情是唯一的真實,但少女卻從來不相信。
如果想要得到幸福,就繼續說謊吧。因為他什麼都沒有,只有滿滿的謊言,從今以後他會將這些全部都獻給她,就如少女所願。

公主在塔裡遇見了真正的王子,王子告訴她,妳被騙了,之前那個人只是個盜賊而已。
但是公主說,不管真相如何,他就是她的王子,便縱身從高塔上跳下去,摔進盜賊的懷中。
盜賊問她,就算他一直在說謊,她也願意原諒他嗎?公主回答,沒有關係,其實她也不是公主,而是被囚禁在塔上的魔女。
盜賊帶著魔女遠走高飛,來到遙遠的異國。由謊言展開的旅程,這才剛剛開始,至少現在掌心裡對方的體溫是如此溫暖,只要這個是真實的,一切就足夠了。


●4章 「嘘吐きな盗賊とお姫様」
少女在家附近被一名長的與日生學長一模一樣的男子襲擊,他指稱現在少女所熟悉的日生光是個騙子,他才是真正的日生光。
不過少女與七葵學長隔天去找日生求證的時候,他卻堅持他昨天都在家裡根本不曉得怎麼回事,少女一行人也依他所言去家裡詢問過祖母和傭人的證詞,也都與日生如出一轍。
這件事實在太匪夷所思,當大家聚集在古書店裡討論不出個所以然時,自稱真正的日生光又出現了。對於家裡那個模仿得維妙維肖、卻又如同祖母裡想的那般優秀的假貨,真日生怎樣也說不出口他才是真的,於是希望少女一行人幫他找出對方是假貨的證明。
隔天開始,少女一行人圍繞在日生旁邊,嘗試找出違和之處,卻始終找不出一絲破綻。正當事件陷入膠著,眾人一籌莫展之際,少女與夏帆因為惡作劇所烤出的鹹餅乾,卻意外地讓少女發現了決定性的證明。
少女在周末召集一行人來到日生家,當眾指出了事實,假的日生擁有味覺障礙,他無法分辨食物的味道,就算在紅茶裡加了辣醬他也喝不出來。
真相總算水落出,假日生趁混亂之際逃出了日生家,眾人急起直追來到了碼頭,假日生已經穩當的站在船上,準備離開這個小鎮。
儘管明知對方所有的一切都是謊言,少女還是為他即將離去痛哭不已。除了被父親強迫相親的那天,少女在咖啡廳裡遇見說要帶她離開的日生學長是本人以外,她所見到的日生光其實都是他。只是少女想不透,到底是為什麼他要扮做真的日生光來讓她拆穿這場騙局。
對於少女的眼淚,詐欺師苦笑地告訴她,她所認識的他都只是為了成為日生光的謊言,所以陪在她身邊的是不是他都無所謂。臨行前他說,少女是被魔法囚禁的公主,只要一句話他就可以把她從那裡救出來,但同時卻也會毀壞她,所以他只能告訴她,真正的騙子就近在身邊。
他託人轉交給少女一本書和鐘樓的鑰匙,少女一行人在鐘樓裡發現了真正的日生光,被綁起來丟在裡面。至於書,少女卻始終沒有勇氣翻開它。

有個天才的詐欺師飄洋過海來到了這個擁有美麗鐘塔的東方小鎮,他從街上的同行那裡得知,有個失蹤的豪門子弟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,於是他不費吹灰之力便融入了那個家庭,代替他成為完美的少爺。
原本他打算騙到一部分財產之後就離開,沒想到某天他在學校裡遇見的美麗少女,卻奪走了他的心神。他破例向她揭開了自己的謎底,儘管知道這樣一來他就真的只能永遠離開她,他還是願意獻上他唯一僅有的真實,只有他是假的這件事不是謊言。
其實日生對少女因為他不是他,所以留下來也沒意義的時候,我在想,人都是累積過去所有一路活下去的,這兩年他在這裡與其他人累積的經歷與回憶,難道不能成為他之所以為他的理由嗎?
真的日生光在這之後很自然地加入了他們的群體,明明是一模一樣的講話方式和笑容,少女每每看著他卻仍感到一陣揪心,他不是他,但是他已經不在了。


●千代 (CV.野島健児)
他在波斯菊的花海中,邂逅了的小小少年。
小小的少年名叫七葵,他是絲毫沒有過去記憶、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千代,第一次遇到可以碰觸、可以說話的對象。
抱在懷裡那小小的少年是如此溫暖,當他笨拙地牽著他的手往前走,那更是溫柔的令他的眼淚簡直要奪眶而出。
不可思議的是,無論那小小的少年在哪裡,他都可以找到他的存在。小小的少年方向感不好,時常迷路,但是沒有關係,他一定都找的到他。他們幾乎形影不離,小小的少年是他唯一的朋友。
過了很多年很多年,小小的少年長成高大挺拔的男孩,他必須要仰起頭才能看見他的臉。
同時他也遇見了另一個可以看的見他的人,如櫻花般美麗優雅的少女,那是他第二個朋友。
他喜歡櫻花。雖然現在是秋天,離開花尚遠,他卻早早與少女定下了賞花的約定。他是如此傾慕著那個纖細嬌柔彷若春櫻的少女,如果可以,他願意永遠陪伴在她的身邊。
小小的少年長大後漸漸不會在人前與他對話,在一般人眼中那必定是相當怪異的場景,但是溫柔體貼少女卻一點也不在乎這些。她在人群裡牽著他的手。她在街上微笑呼喚他的名字。她將親手完成的鑲有櫻花綴飾的手鍊套在他的手腕上。
一切都令他感到幸福不已,信賴的朋友,憧憬的少女,但是七葵卻希望他不要跟少女走得太近,因為千代不是人類,他跟他們是不一樣的。
這句話像是掀開了千代心裡長久以來不願承認的不安,他負氣地推開七葵獨自跑開,但是等到他再度回到七葵的面前,竟然發現對方再也看不到他了。
少女拉著他和七葵,三人一起走遍了曾經一起去過,充滿回憶的場所,最後來到盛開波斯菊的小山丘。
秋天即將結束,滿山的波斯菊被風吹起了淡紅色的花瓣,就像是飛舞的櫻花。
那正是千代的名字,又名為秋櫻的波斯菊,總是嚮往著想見到春天裡盛開的櫻花。越過了不知多少個季節,他終於實現了願望,見到了憧憬已久像春櫻般美麗的少女。
千代的名字來自於八千代一詞,正是永遠的意思,小小的七葵希望千代可以永遠存在,像祈禱那般替他取了這個名字。但是不是人類的千代終究是沒辦法永遠留在這裡的,人類有生老病死,隨著年歲增長,總有一天還是會留下怕寂寞的千代獨自一人。
秋櫻的心願實現了,他在少女臉上留下輕輕的一吻,便隨著飄散的花瓣而消失了。


●桐島七葵 (CV.千葉進歩)
七葵從小就因為看的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而遭到孤立,家中的兄長也都已經長大,唯一陪在他身邊的,只有人人都看不見的千代。
隨著年歲增長,他發現不是人類的千代終究是無法留在人世間的,但是他已經習慣了有千代的陪伴,捨不得讓他離開,就算他早就知道千代的真實身分,卻怎麼也不肯說出口。若是千代想起來他是誰,那一定,就是永遠的分別。
七葵漸漸地長大,原本總要仰起頭才能看見千代的臉,曾幾何時立場竟然相反了。而他的人生也有了其他朋友,不再是以千代為中心運轉,兩人漸行漸遠,直到有天七葵突然再也無法識別千代的存在。
千代在漫天飛舞的秋櫻中不斷地呼喚七葵的名字,儘管他已經看不見也聽不見,他仍是繼續說著。
就算他消失了,就算再也無法相見,若是每年秋天他們再見到盛開的波斯菊,都能夠想起他,那麼這一定,就能稱之為永遠了吧。

小小的少年和小小的少女正在作夢。
他們隨著父母來到盛開波斯菊的小山丘,這裡是他們父母最喜歡的場所。
他們倆作著相同的夢,夢裡有位穿著和服、總是帶著微笑的大哥哥,不管是生活上的事還是喜歡的東西,他們爭先恐後的嘗試將一切化為語言傳達給他,說也說不完。
他們的母親溫柔地將他們喚醒。千秋、千春,彷彿會想起故人那般令人懷念不已的回音。
小小的少年和小小的少女向父母轉述他們的夢境,他們的父親露出驚訝表情,最後笑著說,若是下次再見到那位大哥哥,請幫他帶一句話給他。

『我們很幸福。』

我知道。波斯菊搖曳的花海中,他說。


●5章 「千一夜桜花」
少女周末和哥哥一起出去,遇到了蒼與千代。哥哥雖然看不見,卻還是相信她說的有千代存在,少女很開心。
有天,少女和千代、蒼三人一起在圖書館讀書聊天,司書看不見千代,因此問少女是不是有第三人在,少女明明不願意說謊,卻也只能回答沒有。少女的哥哥也說,若千代不是人類,那最好不要在一起,這讓少女有股說不出來的悲傷與憤怒,但是有一天,少女突然地也看不見千代了。
明明這才是「普通」,七葵也說這樣才是正常的,但少女仍是為她看不見千代而耿耿於懷。
此時,少女在學校出了意外,差點被落窗砸到,是七葵救了她,但她卻因為大受驚嚇陷入了錯亂而昏倒。
醒來時她發現又可以看到千代的存在了,但是千代的身影卻漸漸模糊,已經快消失了。少女著急地拉著千代離開,在經過鐘塔時,她卻發現握在掌心裡空空的已經什麼都沒有了。
蒼說千代的故事已經結束了,而結束,就是什麼都沒有。

本篇的第五章鋪成出了第六章的幾個關鍵字,「相信」、「幻想」、「分離」、「結束」。
由千代的離去開始,包裹住少女世界的「謊言」開始碎裂,露出了裡面渾沌不堪的「真實」。
少女尋找美麗詞彙的旅程,也已經來到了終點。


●6章 「死神と少女‧黒の章」遠野十夜 (CV.川島得愛)
住在城堡裡的白雪公主,既溫柔又優雅,她在薔薇園裡邂逅了年輕有為的實業家,墜入愛河,兩人終於結為連理。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直到有一天,有個長得非常美麗的女人抱著嬰兒來到城堡,告訴她,這是妳丈夫的女兒。
公主接過了那嬰兒,視如己出的扶養長大,但是那孩子卻長的越發美麗,就像那名為樁姬的魔女。彷彿倒映在鏡子裡那般的幸福露出了虛假的裂痕,她開始憎恨什麼也不知道的小小的少女,最後拿著鏡子的碎片在她面前自殺了。
小小的少女認為自己是魔女,因為有她在公主才會死,所以她放棄了象徵甜蜜過往的白色洋裝,改穿黑衣。她自小身體羸弱,只要情緒激動就會咳嗽不只,由於繼母的死去令她大受打擊,生死垂危之際,她遇見了如同書中那般描述,黑夜一般的死神。
死神將少女的時間停下來,和她一起踏上了尋找美麗詞彙的旅途。他們一起度過了長久的歲月,死神在旅途中學會了各式各樣的表情與語言,出落的越來越像個人類,連少女都忘了他的真實身分,以為他真的是自己的哥哥。
假的日生學長離開前交給少女的那本書,正是早已出版的『死神と少女』,證明「遠野十夜」並不存在的證據。「遠野十夜」是少女的「幻想」,並不存在的「死神」,所以除了少女、蒼和七葵之外,並沒有人看的到他。
漆黑的死神是渴望被愛的孤獨少女創造出來的幻影,他只說她想聽的話,只給予她最無償的愛情,因為他是她願望的投射,所以遠野十夜的愛情無庸置疑是真實的。
少女因為愛上了死神找到了世界上最美的詞彙,隨著旅途的結束少女的時間也開始流逝,她靜靜地躺在愛人的懷裡,陷入了永恆的「深眠」。

我上面會用「深眠」來取代「死亡」,是因為我看起來這裡的關係大概是這樣:
少女〈表、孤獨的現實、想要被愛〉= 遠野十夜〈裏、幻想、想要被愛願望的投射〉
結局身穿白衣的少女和變成人類的死神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這是呼應第二章,選擇了「幻想」的少女再也不需要醒來的夢境吧。
只要她相信,那麼那裡就不是幻想,而成為讓她能夠呼吸的現實世界。


●6章 「死神と少女‧蒼の章」蒼 (CV.神奈延年)
擁有金髮藍眼的少年イリヤ由於是異國人,與身邊的人格格不入,被大家稱為死神而疏遠。有天,他跟隨魔法師到一個擁有美麗薔薇園的城堡,遇到了一個小女孩,她不在乎少年異於他人的外表,親切地念書給他聽,那本書就是『死神と少女』。
等小女孩離開後,那本書就留在了少年手裡。少年相當喜歡這個故事,如果如書裡所言,什麼都沒有就是「結束」的話,那一無所有的他就要成為那個代表終結的死神。
少年問魔法師,要怎麼樣才能成為死神,魔法師回答他,只要殺掉現在的死神他就可以取代他。於是イリヤ長大後來到死神所在的這個擁有美麗鐘塔的小鎮,他看見少女,和她身邊漆黑的死神。要殺掉死神只有一個方法,就是殺死這個幻想的持有者,十夜為了保護妹妹,使用死神的力量讓イリヤ失去了記憶。
儘管如此少女終究還是與失去記憶的イリヤ相遇了,幫他取名作蒼,並隨著彼此之間的相處而愛上了他。
因為假的日生學長留下的書,少女注意到了十夜只是自己的想像,也從他口中得知了兩個死神無法共存的真相。少女雖然一度抗拒離開十夜,但是當蒼嘗試要殺了她卻下不了手時,她第一次想脫離「幻想」的保護,去幫助一無所有的蒼。
少女和深愛自己的幻影說再見,雖然分離是如此痛徹心扉,但是她還是選擇了現實的蒼。
漆黑的死神消失了,蒼也終於成為了「少女」的「死神」。她親手葬送這份幻想,結束了這個故事。


看完後記之後,這個故事留下了幾個疑點,很值得拿出來寫一寫。

‧ 作家「遠野十夜」
臥待春夫的真實身分其實是心理醫生。
作為少女母親和少年イリヤ母親長年的友人,他為了喜歡聽故事的少女創作了種種故事,又為了保護幼小少女瀕臨崩潰的內心,他作為「遠野十夜」出版了那些故事,讓少女的幻想變成了現實。同時他也告訴想成為死神的イリヤ,只要殺死現在的死神就可以取代他。
少女的病不致死,但是她依存「死神」的想像才得以維生,「死神」的確是維繫這個幻想的核心,殺死「死神」的瞬間,這個幻想就結束了,少女也才能夠真正的回到現實裡活下去。


‧ 「桐島七葵」的存在
七葵是「少女‧遠野紗夜」這本書的「讀者」,所以包括十夜和千代,構成這個故事的要素他都看的到。
連他自己都說對這世界有種違和感,他不是故事的角色,用句通俗的話來解釋,就是他穿越了...
換個角度想,也可以想成這整個世界,包括春夫,都是他正在閱讀的幻想,書中的世界。
所以當他成為書中的角色,和少女相戀,成為構成「少女‧遠野紗夜」這本書的一部分,他就失去了可以看到那些東西的能力了。


‧ 幻想
這個故事裡面出現的幻想有「死神‧遠野十夜」、「千代」和少女一陣子看到的「金魚和氣泡」。
其中「死神‧遠野十夜」、「金魚和氣泡」顯而易見是少女的幻想,那麼「千代」是誰的幻想呢?
七葵作為書的「讀者」,首先就被排除在「書中的世界」之外,如果如千代所言他是「秋櫻」的幻想,怎麼會那麼剛好跟作家「遠野十夜」十年前撰寫的故事如出一轍?
這問題又糾結到「千代」到底是什麼上面,由於七葵身為「讀者」的立場是確實的,讓千代除了幻想之外又多了一種可能的解釋。

→1.千代是幻想,為什麼同為幻想的十夜看不到他,但是他卻看得見同為幻想的十夜?
→2.千代是幻想,同為幻想的十夜看的見同為幻想的千代,但是他說謊,為了不讓少女發現他是幻想。
→3.千代是作者「遠野十夜」=臥待春夫的幻想,所以千代在和七葵相遇前就一直站在花田裡

從這邊又會產生新的分歧

→a.春夫看的見幻想嗎?
他曾經在古書店裡跟十夜對話過一次,如果這不是在演戲,那千代就有可能是他的幻想
→b.假如他看不見幻想,和十夜的對話是他為了少女憑空捏造的
那麼千代可能不是作者「遠野十夜」=臥待春夫的幻想,而是別的什麼

上面說的七葵讀者的身分給了一個新的可能,千代可能不是幻想,他就是「少女‧遠野紗夜」這本書的一個「角色」,就像突然變大會動的小熊布偶ヴィルヘルム一樣,這本書是幻想物語,他也是構成這個故事的其中一個超現實要素。
七葵說因為他否定千代才會消失,但也有可能不是這樣,因為在「少女‧遠野紗夜」這本書裡,千代就是注定要在這個章節退場。這個解釋比較單純,也解決了很多麻煩,只是很無聊也很不浪漫XD
因為是書中的世界,會出現什麼都不奇怪,畢竟超現實的ヴィルヘルム是真的出現過,包括夏帆、夏目這些「書中的現實」的人也都看過,這是個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「書中的現實」。
至於這本書的作者,當然就是TAKUYO囉!


‧ 假日生
他是唯一一個發現少女的謊言,並決定接受她一切的人,所以他給了少女書和鐘塔的鑰匙,守護著她作出選擇,這是他深愛少女的心意。
有一種說法是其實不管假日生還真日生都是同個人,只是根據少女的選擇,他會決定要用哪個身分活下去,所以少女作出選擇之後,他的故事就結束了,從此之後是真是假都不重要,這也蠻有趣的。


‧ 死神的特技
可以讓人失去記憶,只是幻想的十夜可以做到這種程度,那也要在對方也相信的立場才有可能。
因此這個特技能使用的對象也有限,基本上只能對蒼跟少女有效吧。


‧ 世界上最美麗的詞彙
雖然我一直很不想往這方面想,因為很陳腐,但是看來看去應該還是這個...
「世界上最心愛人的名字」,那才是真的世界上最獨一無二,光是說出口都會感到幸福的聲響。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命短し、恋せよ乙女
           
カレンダー
11 2016/12 01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プロフィール
かがみ
・じゅじゅうが一番好き!あいしてる!
・趣味は読書、ゲーム、食事
・メガネ党
・紅茶派
・ド エ ス
・声フェチ

・好きな声優さま
遊佐浩二さま 平川大輔さま
立花慎之介さま 日野聡さま

・現在プレイ中
[PSP] 黒子のバスケ キセキの試合
[PS3] ニーア ゲシュタルト
[PSvita] ペルソナ4 ザ・ゴールデン
イラスト
コメント
[07/12 RaN]
[07/12 kagami]
[07/11 RaN]
本棚
ブログ内検索
アクセス解析
忍者ブログ [PR]


Designed by Pepe